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发光之树林

顺德区第二批教师工作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怕和爱——杏坛中学“我身边的教育智慧故事”交流会上的发言  

2015-11-07 11:34:19|  分类: 教学反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各位老师,大家好,今天坐在这里,我感觉很忐忑,因为我觉得我们学校有很多优秀的老师,无论是在教学上,还是在教研中,都有许多很好的经验和做法,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而我,进入教育行业已经十年,感觉没有取得什么丰硕的成果,相反,随着时间的推移,自己的迷茫和困惑却越来越多。今天我就说说我的迷茫和困惑,希望能够得到各位老师的指点。

 我经常觉得现在的学生似乎只是在上学,不是在读书,他们上课、做作业、考试,但是并不很爱他们学的知识。他们很难体会洞察了某个知识背后的欣喜。”当然,我也经常觉得自己只是在上课,而不是在教育?我经常问自己,我要教学生什么?只是这几本教材吗?十年下来,书本已经烂熟于心,再教,感觉形同嚼蜡,毫无滋味,教学生做人的道理?似乎很难,可能社会上的几条负面新闻,就把三年,十年的教育全部击碎。那我教他们什么呢?我每天在课堂上叨叨那么多句话,对他们生存立世能有多大的帮助呢?能强大他们内心的力量,增强他们内心的幸福感吗?我到底要教什么?

有一位很厉害的老师,叫刘建宇,被当地同行称为“神人”。他所教的班级,初一时全年级倒数第一,初三毕业时全区第一;他所教的班级,整个初中三年都没有家庭作业,学生负担极轻;他所教的班级,仅用40节课时间,就能学习完初中三年的课程。他说:作为老师,我们一定要站在系统的高度上,处理教材,把教材内在联系穿起来,呈现给学生,而不是孤立的一点一滴去教。”毕业之初,我会觉得这样的老师太厉害了,太会教了,做他的学生太幸福了,一定会把他的话奉为教条,然后希望自己的课堂也能那么高效。著名教育家朱正威先生也说过:有效的教学,应该是给学生系统化、整体化的知识而不是碎片化、零散式的内容。现在,我会想,老师固然会教,可是这样教出来的学生,他自身内化知识的能力如何,加工知识的能力又将如何呢?将来,他能靠自己的力量,从某一个知识点出发,去探索它背后的背景、原理、应用,去主动的顺藤摸瓜吗?他能发现纷繁复杂的事物之间,知识之间的联系吗?不是说,教育教学是慢的艺术吗?那么,怎么教才好呢?

前些天去李兆基中学听了赵精兵教授的讲座,讲的是“教学艺术”,在教学中,赵教授又唱又跳,很有激情。据介绍,赵教授花了很长的时间,去体会和琢磨各路名家的语言、表情及动作等,然后经过多年探索与积淀,逐步形成了“激情澎湃、幽默风趣”的教学风格。没错,教学是一门艺术,赵教授肯定是希望能够激发学生的兴趣,让学生轻轻松松的获取知识。可是在听讲座的过程中,我却在想,教学如果成了必须吸引人的表演,要有娱乐性。那么一个说书人、相声演员甚至一个“推销人员”来教书,都将是最优秀的教师,因为他们很能吸引学生。社会确实需要这样的老师,可是也不仅仅需要这样的老师而已吧,就连电影也有商业片、艺术片之分。那么,讲课是否也应该分成类似的两类?好听、好看的课也可能像爆米花电影,看的过程轻松愉快,而看过了也就只是看过了而已,并不会留下多少思考的余地。那我们是否需要哪些不吸引人的,严肃的,深刻而平淡的课堂呢?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奖,那么长久的研究,那些反反复复的探索和论证,背后的辛苦、寂寞,平淡与坚持,让人赞誉。这些轻松的课堂能够培养吗?我们是否更应该强调学习意志,学习品质的培养呢?

从功利的角度,从提高学生成绩的角度看,轻松的课堂真就那么好吗?我给大家看一组数据,这是我去年高一上下两个学期的教学成绩,就实践体会而言,我觉得轻松的课堂适用于基础知识,入门知识,适用于普通学生,当然,也可能是我功力不够,还没有办法深入浅出的完成“较难知识”的讲解。

曾经看到一篇文章:《6年后我将收获怎样一个孩子》,文中的妈妈写满了忧虑和紧张,写满了对目前教育的不满和对好的教育的期待。可是,什么才是好的教育,什么才是好的课堂,我真的说不准,我甚至说不清楚我想在教学中收获什么?可是,我多么害怕误人子弟。

这些困惑盘旋在我的脑中,有时我勤奋工作,有时我又懊恼沮丧,觉得毫无方向,觉得做什么都是徒劳。可是,当我去看书,看报,去学习的时候,似乎,我又找到了一些答案。当我看龙应台的这本书,《亲爱的安德烈》的时候,我觉得也许我应该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当前的教育,就像龙应台站在历史的高度,跨越民族,甚至跨越国家去看待文化那样。当我研读《中学生物教学》这本专业杂志时,当我看到《让学生感受阅读的乐趣》这篇文章时,我惊讶的发现,原来生物课堂还可以这样教,一篇小小的科学史料,常常让学生和老师忽视掉的生物教材的科学史料,经过教师在课堂上的激情朗读和点评,激发了学生的兴趣,引起了他们的共鸣,让他们读出了笑声,我能想象课堂上学生们快乐的神情。我总是默念夏老师的这几句话:以后大家就按照我这样继续读,虽然不一定有别人陪你笑,自己一个人读出笑声来,也是很幸福的事。这是简单的生物课吗?这是简单的语文课吗?不!它已经跨越了学科界限,使学生获得了美和快乐的感受,原来生物课也可以这样教。

当我唱起阅读教学名师的博客时,我深深的佩服他们的思考力,行动力和表达力,他们对教学的追求和尝试告诉我,教育人生,就是不断的修订与再版,我长期关注的教学名师,有北京的林祖荣,有深圳的夏献平,有云南的孟庚阳,有汕头的刘建峰,新疆的侯伟老师。当我看我这样的一篇博文时,我知道,如果感到枯燥了,可以尝试不同的方式,例如高三下学期开学的第一节课,可以有这样的六种处理方式。

当我在培训时,倾听专家的思想时,我想我们给我提供了另外的看问题的视角,比如北京的林祖荣老师,他告诉我,从应试中抽身出来,多研究为什么而教,多研究教什么,多研究如何教,大概会比研究明年高考什么与怎么考,也许更有成就感。比如任小艾,她说,教育就是变管理为服务。我也希望我能服务于我的学生,让他们更加健康快乐的成长,正如我希望别的老师能服务于我的孩子那样。

时间流逝,感觉自己那么渺小,能做的事情那么少,目前,我只想做好几件事,我想有一个生物百宝箱,随时能够拿出我课堂上我所需要物品,比如洗衣粉,比如大宝SOD蜜,比如树叶,比如花朵,我想给学生提供更多的阅读性素材,丰富他们对世界的认识,比如人的五种性别,女孩的残忍源于基因还是环境,中国基因歧视第一案,人造肉,从培养皿里长出来的牛排。我也想给学生这样的素材:男孩拉着神色痛苦的姑娘奔向我,1个和49个的权衡等等,我希望他们能够去关注我们所处的时代和社会。当然,我也希望利用利用好上课前的那两三个钟,做好开课导言,给学生必要的心灵鸡汤,我也想给学生进行生活教育,告诉他们长个的秘密,如何健康的喝水等等,我也想布置出一间教室,里面有生命密码区,也有生活好问题专区。

教育是什么?现在的我,答不出来。有人说:教育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是一个灵魂震撼一个灵魂。听着太宏大了,我只是希望,今后的日子,能够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,坚持走下去,剩下的,就交给时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